FC2ブログ

LABYRINTH

いつもと違う町 いつもと違う夜 ふと変われそうな気がした
11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她、他、她们以及他们


小心眼的孩子,要人宠着溺着,捧在手心放在心口。偶尔也心疼她,总是爱折腾自己,不大懂得爱自己,却总是渴求别人的爱,这世间又哪来这么多的爱能给她呢?也总有人嫉她,总有人对她说该知足的,然她的不甘她的寂寞又是何人可知,半夜里的失眠辗转不得已的骚扰,就连短信也总是思量再三的发送,害怕惊扰,更害怕不解。
这样的孩子,有她的善良也有她不愿与人知的阴暗,芸芸众生中没有特别的出色,所求不多,只愿能够随心而行。


在路上的惊鸿一瞥,淡淡映在心上多年,不相识的路人,只是有双少见的清眼眸,从相反的方向走来,视线相对时并不是什么闪烁着的火花,微微一笑,似相识多年,错身而过,并未回头,继续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行。
倘若再见面时也未必能够记得的脸庞,只是那个眼神总能在心底暖暖的回忆起。

她们
她们通常以两人为单位,在身边的大概有10单位以上。
或曰闺蜜,或曰知己,或曰君子之交。
有的能相濡以沫亦能相忘于江湖,并不互相依赖却是志气相投,偶尔有无伤大雅的争辩,转身就忘;有的如胶似漆比情侣更甚亲密,知心知底般的相交,争吵起来也是天雷地火轰轰烈烈,伤心难免,只是对于彼此而言,有了这样一个存在才晓得原来寂寞离自己有多远。
有人说,其实能够一个人行走是件很厉害的事情——从某种角度而言,独立是一种生存的能力或者说技巧,是厉害么?但是那些能够不寂寞的人更加幸福吧。短信里的抱怨:总期望能够顾及公平,总期盼每个人都能幸福,偶尔连自己都会忽略,可是这样的公平却未必有人领情呢。
所以最终还是在慕这样的她们,孑然而立,隔岸相望也觉得温暖。

他们
这样一群存在是很多人都没有的,深深的牵绊、欢乐的交谈以及浓烈的思念。可以在他们中间沉默,可以在他们中间嬉闹,可以在他们中间随时随地的怎么想怎么做,会被迁就着,会被宠着,任性妄为和互诉衷肠,什么都不会计较——计较总是倦人的。月下曾经为他们潸然,阳光中曾经因他们欢笑,曾想着有这样有力的后盾大概人也可以变得坚强起来——是的,坚强并不是因为独自一人,独自行走的动力来自于在身后很多人的支持。
他们给的是别样的感动和惺惺相惜。


不甘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黯然于无法回报的付出,这些都是真的。
但是总是在看得见的路上有着繁盛的鲜花,总有声音在背后支持行走,夜晚总是抬头能看见的启明星,冥冥中有着力量牵扯自己前行,不想忽略个中风景却因着这些风景的消逝而难过失落的心情——当时是越幸福的,回忆时就越是疼痛。

【毫不停留地过去的东西是: 使帆的船,一个人的年岁,春,夏,秋,冬。】
【怀恋过去的事是: 枯了的葵叶;雏祭的器具;在书本中见到那些夹着的蓼蓝以及葡萄色的剪下的绸绢碎片;在接到的当时曾十分相好的人的信札,在下雨觉着无聊的时候,找出来看;去年用过的蝙蝠扇;月光明亮的晚上;这都是使人回顾过去,很可怀恋的事。】——《枕草子》
【 2008/12/17 (Wed) 】 memorial pieces | TB(-) | CM(-)
プロフィール

DD

Author:DD

访问统计
留言板
Tree-Archives
Tree-Comment
検索フォーム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