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YRINTH

いつもと違う町 いつもと違う夜 ふと変われそうな気がした
06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热死了...

这。。。天气 简直就不是人呆的。。
出去跑了两天 吃吃混混的 常常刚回到家里没多久 又被拖出去了
当然 其实最心心念念的 还是静的事情
延续到现在 我只能说 我该做的 都做了 剩下的事情要怎样发展不是我能决定的了的吧 真是不知道说 我们 是太过懂事了 还是太过任性了
cherish重提ayu的事情 又难过了一阵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走过的那个nana 确实是真的 ayu 静 家里的人 我身边所有所有的爱情 全都没有走过那个nana 要我怎么去表达我的失望 我不会了
和静在一家小店里聊了一下午 从我回来开始的长途电话 最近和我聊了最多的 就是她了 好久好久没有这样静下心来去聊我们的过去了 初中的那些事情 一件一件翻出来 现在感觉真的很美好的事情 傻傻的过去 可以那个样子横冲直撞的过来 不是没有过后怕的 但是依旧很幸运的走到了现在 所有人都保持着原来的习惯 时不时的回头望望 细数自己走过的每一段路程 我们同桌在一起的日子 一起练字的日子 一起哭过笑过 一起策划去西藏 一起回家一起聊天直到夕阳在地上划出细细斜斜的影子 一起倔强一起骄傲尽管现在的我们都不得不那些沉重的东西丢下好继续上路 于是 那些一起 让现在的我们 笑得哭出了眼泪
所有她说得 我都能理解 尽管在别人看来也许是太过疯狂的行径 就像她也能够理解所有的我那样
高中的孩子 终于又聚在一起疯了 其实这个时候的快乐 也是难以用文字单纯的表达出来的 晚上甚至录下了pig唱的青藏高原 完全没有办法察觉到她们的变化的 依然单纯 依然直来直往 也许像pig说的那样 只有大家在一起的时候 才能回到当年的时光 尽管我曾经那么信誓旦旦说过不重要的三年高中 少了太多的刻骨 多了的 是没心没肺的快乐 确实 真的很快乐 简单平淡 我已经遗忘了太多的东西 又在今晚 一点一点的细拾起 说自己是个多怀旧的人呢 其实 也不过如此吧
回来的一个星期 很多东西变了 时间是个多么厉害的东西 短短一年而已 每个人都有了足够大的变化 但是依旧有着安心的感觉 这个家 这个地方 很小的城市 却有着足够的温馨 因为我的朋友们我的家人 我熟悉的街道们 甚至 熟悉的每一棵树上 都让我感到的温馨

那个 跑题跑太多了.............
忏悔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07/07/31 (Tue) 】 my story | TB(0) | CM(5)

小记一下

今天好一些了 终于没有发烧什么的啦
一大清早起来(其实都十一点了...) 开着电视居然让偶听到很神奇的旋律 啊 居然是神起的loving you 传说中和end roll巨像的歌 放完了神起又放ayu ...偶在想啊 央视么吃错药吧...嗯 ayu放的是no way to say 老早老早的歌 不过那话说为什么ayu就放这老的歌呐 真是不公平啊
mo今天也终于回家了 回家了就好啦
最近在家里的几天 吃的超爽的说 所以说无论怎样 外面的东西确实是没有家里的饭来的香的说 幸福死啦 确切来说 是偶的肚子 幸福死了 估计这次回家又能胖上它好几斤啦 不管这么多 先吃再说 套句307的名言 没吃饱 哪有那力气减肥类 是吧...
早上某熊猫打电话来说 嗯 那个 要搞次小学同学聚会...(三条线) 这孩子真是有心来着 虽然说偶们小学分过一次班 大家相处不到两年的时间 但是毕竟是这么快乐过的日子 毕竟 小学里 塞满过我太多的第一次 那些一起骄傲倔强的日子 那些 等待铃声响起才起床的日子 说着 确实不是一点怀念的 想知道 过去的他们 还好不好 现在 各自飘落哪里 也许这样 才能安心的走自己的路吧 也许 我也有 希望所有人都走好才能安心的心情 习惯的回头望望 才发觉 太多的东西 居然已经遥远到我怎样翘首 都无法望见的地步了
一个人在家 想东西想太多了
我跟老头说 在这么下去没病也霉出病来了 嗯 于是乎打算明天开始疯了 虽然病还没好...但是 实在是憋不住啦.....
【 2007/07/28 (Sat) 】 my story | TB(0) | CM(4)

re starting

我回来了
回到我的过去
很多很多
被我逃避了将近一年的问题
终究还是要狠下心去面对的问题

连续两天
两三个小时的长途电话
“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有人这么跟我说的
所以才有了勇气 下定决心
好好把问题解决了
原来事情已经尖锐到了不得不去面对的时候

静快回来了
宝也快回来了
约定着
三个人
好好聚聚
把那些理不清的结一个个解开

我回来了......
===============================
还是得交待一下 重新开bo了
J家的事情算是想开了吧 至少现在看着他们不会难受了
那些事情该过去的也都过去吧
发了一天的烧 蛮无力的现在 也许是事情想太多了 也许是回一趟家实在太累了 但是也不会再允许自己拿生病当借口去逃避什么了 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 我会乖乖养病 等着身体早点好起来

暂时先是这些.........
【 2007/07/28 (Sat) 】 my story | TB(0) | CM(0)

最后说点什么

这件事情将近一个星期 流了多少眼泪 哭了多少回 闹过吵过什么都做了 结果还是 什么都没有
没有办法继续再讲下去了 没有意义了 再怎么说大家的想法都不会改变
再做什么再说什么真的都没有办法挽回了
我依然一心一意的等ayu的决定 我依然在希望他们能够复合

但是万跟我说greatful days曾经说过
胸を痛める話ばかりが この頃じゃ溢れてるけど 悲しみの為に楽しむ事 置き去りにしないでいて (虽有太多令人心痛的故事 充塞在最近这段时间里 但是可不要为了伤心 而忘记如何去享受快乐)
而我最不希望的是这件事情会对我们三个人造成什么太多的影响
我一直习惯于不去太解释自己做法的 我曾经觉得我做什么理解我的人就一定能够理解 这次说了那么多 就只是希望我们之间还能像过去一样的
不过我现在不知道是什么状况 我没有办法去改变自己压不下去的情绪 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改变了我们多少 我甚至不知道曾经有人跟我说过的neverland是不是依然还会一起走
这事我没有牵扯到你们身上 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我说的到就能保证
就是这样
【 2007/07/19 (Thu) 】 未分類 | TB(0) | CM(1)

今をただ 大事にして

下午 照例的C语言
我走在路上的时候 听着ever free,glitter,fated 耳机有些坏 断断续续的
然后 突然想通一些东西
或者说 早就知道的东西 直到现在 才真正能够把它们放在心里 好好思考
ayu失去的 只能说 再也回不来了
看到这样子的她 还是会难过
但是 从现在起 我也要开始学着 好好守护她 和大家一起 好好守护她
因为我以前一直没有做到过
我也曾经说过 ayu有时候让我失望的 之类的话
不过 从今往后 不会了 再也不会了
不会因为别人的话 对ayu动摇
不会因为一些媒体的评论 对ayu失望
会一直一直相信她下去 会一直一直守护她下去
支持她所有的决定
再也不要理会其它人的话了

我说过 这次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
太过于相信他们两个 会牵着手 走到永远了
我甚至想着ayu如果结婚了 会不会也像安室那样 人气急跌之类的
因此担心了很久
结果事情突然往最相反的地方发展 措手不及
确实 难过的甚至超过自己的想像 从来没想过 还会再一次的 抱着人哭的那么凶

一切情绪 现在都过去了
对于J家 我很抱歉 没有办法再接受 也许
我依然会支持山下 但仅此而已了

经过这次事情
现在对陪伴着我走过来的孩子 说声感谢
不管是步盟群里的人也好 万也好 ma和mo也好
我难过的时候 所有人给过的安慰
我都会记得

珍惜当下 ayu说的
今をただ 大事にして
【 2007/07/17 (Tue) 】 未分類 | TB(0) | CM(1)

熬夜熬多了。。

一大清早爬起来 果然说hey3的种子还没有出来
跟那天CDTV的情况有得拼~ CDTV那天晚上实在是太印象深刻了 于是乎我昨天一直感觉我又是在等CDTV的档 在群里说了一堆的CDTV 被众人群殴 -- 我真是可怜
早上我闲的无聊于是乎爬在翻群里的聊天记录 结果发现很恐怖的是 从那个色星期五开始 群里的聊天记录从第十页 一直刷到现在的近300页 我都觉得我们DEM那个群已经很能扯了 可是从重装电脑那天起 到昨天散群之前 也不过才刚过250页
昨天晚上聊天的时候 才知道原来群里头还是蛮多小孩的 美居然也是90年 天国是89 都是平成年代的人了(茜说89年是平成元年) 然后我是昭和62年 mo和ma 是昭和63年 茜居然是4月9号生的 真好~(我也忘了是从什么地方扯到生日上来的)

我算了一下 14号是凌晨4点去睡的 15号早上6点半 16号又是凌晨3点 17号也就是今天已经算是最早的了 一点多左右 就回来睡了(虽然说如果有电的话估计我还会继续熬下去) 接下来终于没有档了 一直到这个星期五之前 我必须在此之前好好补眠 茜说星期五要去电视台外边等ayu 虽然参加了募集但是她第一次希望她自己不要抽中 因为星期五的MS 唱的是fated 她怕她听到了会哭 可是这次面对ayu的时候 是无论如何都要笑的 不过如果换成是我的话 估计也是一样的吧

突然发觉最近除了AC那些小孩陪着我一起熬夜之外 某人也是的 傻ma辛苦了 摸摸。。女人的事情我还是没有想通 不过不会那么难过了 听歌的时候不会哭了 也不像前几天那样连人都不想理 我在慢慢慢慢恢复 不会再浪费你们的心意 绝对不会~

和以前一样 继续每天期待momo的文 孩子加油吧

【 2007/07/17 (Tue) 】 未分類 | TB(0) | CM(2)

妖孽

这几天的新闻 似乎全都是为了补偿些什么似的

内地的blue bird 终于引进

总觉得 有点气愤 不平 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情绪作祟

非要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才会有人行动起来去做些什么好似补偿的东西

如果没有这次的事件 也许现在的新闻足以让我高兴的飞上天

但是现在真的只剩下难受了

就好像昨天说到泉水jj 也是如此

总是要别人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的时候 才有人愿意行动 就像姐姐的碟 在事情发生了之后 有些人才想起去买 想起去听

这些新闻现在在我看来真的很讽刺 今をただ 大事にして 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明明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

我也不知道我又开始发什么癫了

茜说这次的台风 这次的地震

她觉得完全就是因为女人

连老天都不同意这个决定 连老天都不想女人不幸福

可是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知道我除了接受什么都没有办法做

可是心是确确实实在痛的 我没有办法阻止

她用着怎样的心情写出来的fated 她从来不是个相信命运的人 可是现在居然信了 她一直在讲着不要放弃 可是她自己也放弃了

再怎样的补偿都没有用了 失去这么宝贵的东西

居然还有人说 hikki的离婚曲大卖了 这次的双A 也会这样大卖的吧

我真想拿把刀把那人切了

但是茜说不要理他们 AC也暂时别去 犯不着跟他们吵架

是啊 犯不着 憋着我想把自己都砍了
【 2007/07/16 (Mon) 】 未分類 | TB(0) | CM(0)

stay

万 谢谢昨天的短信 我听话的跑去哭了一场 现在 好一些了 至少 现在看fated和glitter的live的时候 不会再像前几天那样哭出来了 心里还是会不舒服 过几天也许就好了的 所以 不用担心拉 ^_^

不敢再听ayu的歌 今天换人

BGM:JYONGRI-Stay
【 2007/07/16 (Mon) 】 未分類 | TB(0) | CM(4)

作曲家菊池一仁、因为此次的分手事件特别为ayu提供一曲

ちょっと予定が狂ってしまったので曲書いてます。
もう十年ちかくお仕事させてもらってますが、まったく恋愛の事なんか気にしてなかった
というか、聞ける間柄でもありませんでしたが(笑)
でもなんか他人事じゃなくて、今までの詩の中にもあると思うし、
最近詩をよく聞くようになったせいか、なんか切ないなぁ。。
自分は口下手で恥ずかしがり屋なんで、メロディーでしか表現できないけど
自分の言葉で自分で歌う人はホントすごいよね。。
特にデビューからずっと自分の生き様を、みんなに伝えていく事はなかなかできないし。
最近あらためてその凄さを思い知っています。
そんな想いを乗せて1曲。。もちろんBALLADで。


此人 就是surreal的作曲人 真不知道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最近事多 新闻区一个炸弹一个炸弹砸的我脑袋糊了
说是因祸得福也好 反正这曲肯定还是蛮期待的 虽然 是ballad
肯定又是首神曲 啊 超越who吧 超越heaven吧。。


AC上大家都差不多状态都回来了 就我固执的抱着我的牛角尖死拽不放吧 不可理喻 我自己都知道 暂时先这样吧 sigh...





【 2007/07/15 (Sun) 】 未分類 | TB(0) | CM(1)

这档的日剧 很明确的定下来 一个都不跟

理由 现在我看到j家人反感

我知道我这么说很没道理

女人的事情 不怪babe 不怪事务所 更不怪其它j家小孩

但是情绪就是这样上来了 挡不住

看ms全场的时候 我就一直忍着 看着j家那些孩子 我知道他们很无辜 可惜我真受不了

山下近期不会有剧 可以不用担心

但是 这样 反而闲了下来

而女人 反而在这个时候 传出来说 可能会拍电影

她的演技 毋庸置疑

还有09年 更加大型的asia tour 策划中

不知道会不会来厦门

破sina 发的新闻 居然有人还转到唯步 不小心的点进去 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红色字体标注太过醒目 不想理任何新闻 却还是很生气 呕死了

唉~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 2007/07/15 (Sun) 】 未分類 | TB(0) | CM(3)

种子

我为了CDTV的种子等到现在 传说节目播出后半个小时就会出种子 现在 3个小时不止了吧....恨....
意外的是 ayu新碟的种子 清晰的版本听着也就是爽..
然后 歌词也出来了

气愤下 破种子 死都不出来...三个家伙在群里急疯了...
录档的人 估计今天拉肚子 sara说

或者今天停电

或者是今天录的人电脑烧了

或者他开车去东京去娶ayu了 (什么破理由 --)

总之 我等了这久 没捞到种子..非常不爽

这48个小时 是我这辈子最混乱的48小时

谁给我个种子~~~~~~~~~~~~~~~~~~~~~~~~~~~~~~ 我恨..


【 2007/07/15 (Sun) 】 未分類 | TB(0) | CM(2)

nana

nana 是个不吉祥的数字

我很早就拖完了fated的pv 不敢去看 我怕我一听到那段旋律眼泪就劈里啪啦砸下来

果然是个很俗套的香港风的结局 我觉得这个pv还是无论如何都配不上fated

ayu唱glitter的最后那个表情 让我好难受

ayu今天在TA上安慰我们的话 也让我好难受

有时候都觉得 ayu 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坚强 感觉太多太多人帮着她流泪了 她自己反而要去笑着安慰别人 这样坚强的ayu 才最让人心痛

看到AC上有好多人在昨天和今天的TA后面留了言 我只想说 让那些说过 ayu和babe分手是为了炒作的人去死吧 真不知道他们脑袋瓜里头是怎么想的 真的很恶心 恶心的人想吐了

觉得烦人 那些人在AC上面的聒噪
然后我发觉我现在谁都不想理

ayu在cctv的采访上兴高采烈的说过 也许 这辈子 她都没有办法长大 她都只能是那个孩子 然后在glitter的歌词里 同样的ayu说着背道而驰的话 这个女人 真真正正的成为一个女人 一个
去年的这个夏天 永远也回不去的夏天

我今天早上考英语的时候 fated就一直一直在我脑海里头晃荡 匆忙的写完试卷 留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给自己发呆 现在的我好怕听这首歌了

其实现在把secret翻出来听 不一样的心境 听出来不一样的东西
momentum说 君を愛した日々は 僕の最後の奇跡
beautiful fighters おとぎ话はおとぎ话でしか
UTD そうあなた以上には誰も 知らない 本当の 私を
1 love 生きるってのは常に自分の手で选択をし続ける事

也许 也是 因为 现在听ayu所有的歌 心情都不可能再和以前一样了

我发现我现在讲话开始不知所云起来了 颠三倒四 没有中心 ...
【 2007/07/14 (Sat) 】 未分類 | TB(0) | CM(1)

fated

我想 我还是必须写些什么的

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我在想 把这个事情 完完整整的记下来

开始的时候 大家都很兴奋的 今天是glitter的第一个live出来 第一时间拿到了种子 于是在疯狂的下着 群里很热闹 大家都在聊着速度 我的网不太争气 撑到70再也没上去 sara也说 速度好慢 拖不下来 然后 sara突然告诉我们 她在哭
第一反应 以为她说的是该死的bt "他们分手了" sara这么说着 我依旧呆呆的没反应过来 打了一串问号出去 ayu和babe uwasa的吧 kagome也这么说 我笑笑 这种小道 又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没事的没事的 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我这么跟sara说 也是这么安慰自己 之后的情况 过于混乱 大家都慌了 因为说是TA上面ayu贴了留言 我在群里说的时候 ma她们也不相信 我也只能瞎着担心 终于 AC上面贴了出来 正式确定
mo过来的时候我正好哭在劲头上


或者说 我在气头上
这个女人 近30岁的女人 给了所有人的幸福 却不知道把握自己幸福的笨女人 说什么生きるってのは常に自分の手で選択をし続ける事 真要选择的话 倒不如早早的引退 我不要听你唱歌了行不行 有什么关系 你以为你自己伟大的世界缺了你没得转了吗 就算放弃长濑也可以吗就算放弃一起走了7年的人也还要继续唱下去吗 你的歌迷你的音乐就对你重要到放弃长濑也心甘情愿吗 也许那个男人是你唯一的知己陪伴了7年的知己 我真的不懂 明明我高高兴兴的等着看live 却差点被个雷劈死 我真的是亲眼看着ayu和她的tomoya 一步一步的这样走过来的 从我知道这个女人开始 我就知道这个女人的身边 有个人一直一直这么陪着 从01年的巅峰开始 就一直陪着ayu 我听过无数次他们吵架 他们分手 事务所的阻拦 舆论的压力 如果是刚刚饭上ayu的我 可以很轻松的说 娱乐界 就算再真的感情 又能走多久 如果是02年的我 面对他们的分手 什么都不会多想 但是 风风雨雨了7年 我看着他们 走过了5年 印象最深的 还是去年秋天 他们牵着手 从成田机场走出 一米八多的babe 一米五六的ayu 我当时没觉得什么 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只是笑笑 关了那个页面 本来就应该这样的吧 其实也不是没有挣扎过 ayu跟那个男人 究竟配不配 仅仅是身高差距 已经可以被报纸杂志们狂侃一顿 后来我还是接受的 我会笑着跟别人讲 我家ayu的男人 因为这个名字专程去看了女婿大人 以及MBMH 我想像过 小樱就是那个ayu 那么 我亲爱的ayu 你该是多幸福的人 就是因为了这个男人 你才会说 "不是悲伤减少了,只是快乐加了" 的吧
可是 就是这样 依旧 还是没有办法逃脱那个宿命吗

群里头一堆人都难过死了 在传的live美也说不用了 sara很激动的飙了几句话 我却觉得说到我心上了 不过大家终于还是平静下来了 只是 我睡不着了 于是 我呆在群里陪大家一起等fated的live 美知道我明天考试 一直催我去睡觉 其实看到群里头的那些人讲着 乖啊 考试重要些 的时候 忍不住的感动 AC里 还有很多很多人还是很好的 和我一样 站在这里 为ayu心痛 为ayu难过 并不是所有人都离开ayu而去 并不是的

我看着glitter和fated的歌词 现在才明白 真正写的是什么 轻轻叹气 原来 歌词里头早就说到放弃 是这个意思
我的fated

======================================
看了glitter和fated的live
我爱上这次的单曲了

運命の君は信じてる
それまでの何もかも全て
変えていてしまうような
一瞬の出会い

目が合った瞬間に気付く
触れ合って確信に変わる
だけど そこで人は一度
足が竦む

頬を打つ風がリアルさを伝えてる
これは幻なんかじゃないんだって
そっと 囁く

届かない声だと思ってた
叶わない夢だと思ってた
今僕の目の前にいるのは
ねえ 他の誰でもなくいい

この道をどこへ繋がって
どんな風に続いてるのか
想像したで見当なんて
付く訳もなく

強くありたいと思うほどに 心は
(sara当时没发给我 ...)
気がして
泣きながら君の名を叫んだ
夢なら覚めないでと願った
ああ 僕の目の前にいたのは
ねえ 他の誰でもな 君

頬を打つ風がリアルさを伝えてる
これは幻なんかじゃないんだって
そっと 囁く

愛してると言われた数だけ
愛される僕でいられたなら
愛してると言った数だけ
愛していたなら

届かない声だと諦めった
叶わない夢だと諦めった
ねえ 僕の目の前にいたのは
本当の君だったのに
【 2007/07/14 (Sat) 】 未分類 | TB(0) | CM(1)

又有考试~

可爱的英语

其实应该说可恶才对 我一大清早起来然后对着那一大堆字母发了近两个小时的呆 毅然决定爬去看文 靠...一边爬AC 一边听歌 一边看老早之前跟过的某紫的后宫..

继续不懈的投票 终于说有可能把startin'踹下去了 不过万说startin'是她的最爱呢 想来 这次的secret的投票大概是ac上分歧蛮大的一次 每首歌都有人喜欢 也不像以前的投票那么集中 不过 这是好事的吧..嗯 也许~

一整天都在听koda的歌 打算好好把这个女人的两场con看掉

昨天ma跟我讲cherish是主动要求禁言的 其实一开始我蛮不爽 我觉得就算是现在的ayu一样还是有可以给人幸福的力量的 我一样会在ayu的歌词里找到一些东西 常常能让我想通一些事情的东西 虽然有时候可以理解cherish ayu不是没有让我失望过 比如..这次的pv...我只能说 我努力只关注美美的ayu一人 其余 忽略不计..
不过 既然禁言的事情是因为某人的话 额 那偶就不多说什么了 AC不仅仅只有那一个人的 ayufan这么多 难保不出一两个败类的 是吧..所以 让偶们无视他吧..

等了好久的包裹到了 mo勤劳的顶着大太阳爬出去拿包裹 哦吼吼吼 当然 还有偶亲爱的沙锅 现在肚子好饱 偶好爽....


有时候听到人家说 自己坚强了 依旧的 会难过

看吧 现在都是些零碎零碎的想法 拼不起来完整的日志了 sigh....

继续贴歌词
we wish
強く強く願うことで 只要深深的深深的期许
全ては始まって行くんだ 就会让一切起步
信じる事それが 所谓的相信
願いそのものさ 就等于期许

自分が嫌だって 別の何かにって 不喜欢自己 曾经考虑
変わろうと考えてみるけど 想要变成另一个自己
装いばかりで繕いはじめて 一旦开始用虚假来应付
肝心な事に気付かされる 才发现了什么最要紧

私たちは私たち自身 如果我们不再是我们自己
でいなければ 意味がない 那还有什么意义

強く強く願うことで 只要深深的深深的期许
全ては始まって行くんだ 就会让一切开始
信じる事それが 所谓的相信
願いそのものさ 就等于期许

何を待っているの究竟在等待什么
期待かける事と 所谓的期待
願いかける事は 和所谓的期许
似てるようでまるで 看似相近
違うもの 实则相异

どう見られてるって 何言われてるって 别人怎么看你 别人怎么说你
そんな事はもうどうでもよくって 其实这些又有什么关系
心隠さずにいられる大事な 真正必要的
人が必要だけどねまず 是一个可以真心相待的人

私たちが私たち自身 如果我们不接受我们自己
認めなければ 意味がない 那还有什么意义

真実ならひとつなんて 到底是谁定的规定
一体誰がいつ決めたの 说真实只能有唯一
そんな時代はもう 那样的时代
通り過ぎた頃 现在早已经过去

怯えないで光の差す 勇敢的去发现
その方向を見つけたら 光芒照耀的方向
翼広げ高く 然后张开翅膀
高く舞い上がれ 高高的高高的飞翔

強く強く願うことで 只要深深的深深的期许
全ては始まって行くんだ 就会让一切起步
信じる事それが 所谓的相信
願いそのものさ 就等于期许

強く強く願うことで 只要深深的深深的期许
全ては始まって行くんだ 就会让一切起步
信じる事それが 所谓的相信
願いそのものさ 就等于期许

何を待っているの 究竟在等待什么
期待かける事と 所谓的期待
願いかける事は 和所谓的期许
似てるようでまるで 看似相近
違うもの 实则相异

【 2007/07/13 (Fri) 】 未分類 | TB(0) | CM(2)

最近喜欢的歌

其实 ayu的歌 通常都是一段一段的时间 突然对某首歌喜欢起来的 尽管心里头坚持自己最爱依旧是surreal 不过 其它歌 总是会在某段时间特别的冒出来一下 就像前一段时间 差点回归monochrame了

而最近喜欢上的歌大概是and then和kanariya了
原来我依旧还是喜欢那种高亢到极致的曲子 当年的ayu才能唱出来的

AC上面s的票选 我和万一边聊着 一边觉得有点心凉 连她也说 AC上的孩子们 喜好跟我们不一样了 所以cherish要求禁言了 我都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

and then
昔どこかの誰か顔も覚えていないような誰かにね
聞いた話を何故だか今頃ふっと思い出している
カンジンなものは案外すぐそばに転がっているという事と
そしてそれは目に見えないものだという話しだったかな

不完全なまま 生まれたボクらはいつか完全な
ものとなるために なんて言いながら la la la…

目に見えないものを信じていられたのなんていつのことだろう
この頃じゃ何もかもが見えすぎて解らなくなっている

たいして意味ない言葉たちばかり紙にならべてる
詞でも書いたかのような気になって la la la…

大切なものひとつ見つけたら誰にでもは教えないけどね
守るべきものがある私はとても強いからね
いつまでも同じ様なところにはいられないと言っていたでしょう
陽がのぼるその前にふたりしてこの街を出てみよう

不完全なまま 生まれたボクらはいつか完全な
ものとなるために なんて言いながら la la la…

悲しみも苦しみも何もかも分け合えばいいんじゃないなんて
カンタンに言うけどねそんなこと出来るならやってる
いつまでも同じ様なところにはいられないと言っていたでしょう
陽がのぼるその前にふたりしてこの街を出てみよう

以前從某個我都忘了他長相的人那裡
聽來的一句話 如今不知為何又突然想起
好像是說 真正重要的東西其實往往就近在我滿身邊
而且還是我們眼睛所看不見的東西

說什麼為了讓生來就不完全的我們
有朝一日能夠變得完整 la la la ...

忘了已是多久以前自己還願意相信眼睛所看不見的事情
近來反而是看得太多卻讓人越來越不明白

把一些無甚意義的字句排列在紙上
就感覺自己好像在寫起了歌詞 la la la ...

倘著找到了什麼重要的東西我是不會告訴別人的
因為有了需要保護的東西讓我變得堅強無比
記得你曾經說過一個地方不可以待太久不是嗎
那麼就讓我倆在太陽升起以前離開這座城市吧




好久没有写博 说是懒了也好 累了也罢 总之没写东西的情绪 没有想说的 仅此而已
【 2007/07/12 (Thu) 】 未分類 | TB(0) | CM(2)

又是深夜~

很久 没写一些东西了

可是 我也不知道 能写什么
没有什么 值得去记录 值得 去写 去说
前几天生了场病 昏睡一日 我思念已久的病魔 终于 舍得来骚扰我一次
活了20年 大概这是第一年 任何病 都没有来打扰过我的一年 居然 莫名的让我有些怀念 呵呵 病态了我~
嗯 怀念 每说到这个词 都会难过 怀念那些生病的时候有人安慰的日子 怀念着用小纸条们传递过来的问候 怀念被人家骂着总是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
现在的我 更多的时候会小心的管好自己 小心照顾自己 不允许自己生病 小心着 好让一些人放心
我学着独立
可是 我还会哭着问宝 我们 到底是在学着独立 还是在学着孤立自己
到底 那些身边可以依赖的人 还是不在了的
能够知道他们在远方 依然会有牵挂 但是 这么远的距离 在怎样 都不像当初那般 难过的时候 随时抓个肩膀来靠 距离 还是分割了好多好多

倔强 固执 我依旧是
常常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承认现在在身边的人对我有多重要 常常等到分开的时候才发觉到 想要抓住的时候 却是离别的时候 我始终是这样后知后觉的生活着 然后继续怀抱着过去 不愿接受新的人新的东西 很没良心 我大概要好好统计下对我说过这句话的人了 确实呢 没良心的我啊
但是总算还是发觉到 现在还在身边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也许 这些孩子没有过去的人了解我 想法什么的 也始终不是很一致 有些时候 同样的话 跟现在的孩子说的时候讲会被回问一句 什么意思 可是 和宝和静她们说的时候 电话那头也是同样四个字 我知道的 但是 现在陪伴在身边 才是真正能够去依赖的 面对面的时候 始终有着电话和网络都没有办法传达到的温度吧 谁没有想要背负着的过去 谁不怀念那些曾经的美好 尽管 只是曾经而已 我陪着ma打游戏的时候 我和mo看大奥的时候 我们三个家伙一起看ctkt的时候 我生病的时候怕热的冰瑶也直嚷着要关空调的时候 我不高兴另外两个要么陪着我不高兴 要么想着办法逗我开心 其实 一切的一切 我心里都好明白 所以 不得不承认的 在我的心里 你们占了多大多大的位置 好在乎好在乎 你们所有人 发自内心的在乎 第一次 这么坦荡荡的承认吧

我第一次听到龙说他要去农林大的时候 好兴奋的 终于 终于有人到宝的身边 好好的陪她 那么寂寞的宝 让我很心痛的 就算听着所有人说她活的多好 我也知道 那些所谓的好 有多表面 身边再热闹 没有一个能够说知心话的人 怎么可能 好的起来 可是宝却跟我讲 就算他来了又能怎么样 更可怕的是 这么近的距离 彼此的心却依然还是隔的很远 如果真是这样 岂不更是心碎 我不知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 距离 居然成了彼此的借口 不能理解对方的思想 只是因为距离而已 我们这么安慰着自己的 更残酷的现实是 大家都变了 变得 彼此不认识了 曾经的豪言壮语 大家也都是轻轻的一笑而过 都能理解的不是 谁会认真呢 认真的人是傻瓜呢 但是 当初的我们就是这么认真的傻着的

mo今天也跟我说她想回无锡了
我呢 我不知道
这里是我逃避着的地方 假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回去了
才真正要面对自己狠心撇开的一切问题
终究是要面对的
当距离消失的时候
我们
还能像从前一样吗

谁都有 那些回不去的过去吧
【 2007/07/08 (Sun) 】 未分類 | TB(0) | CM(1)

starting over

People, searching for what they can't see
People, learning from what they have done
There are only things existing in nowhere
But each creation...
What am I searching?
【 2007/07/07 (Sat) 】 未分類 | TB(0) | CM(0)

短路 短路...

大热天的 太阳晒的我头昏

也许 只是也许

突然告诉我 一段路走到尽头了
很冷 很冷
在最不该停止的地方停止 在最不该结束的地方结束

我又想起monocharme 在最意犹未尽的地方戛然而止 那声关门 重重的打在心房上
突然连手机都不想买了 最后一个月 什么事都不想 什么人都不联系 乖乖的呆在我的蜗牛壳里 是不是也可以很好~
但是依然会有遗憾啊~
【 2007/07/06 (Fri) 】 未分類 | TB(0) | CM(3)

其它。。。

烦~~~~~~~~~~~~~~

思修的时候解决了一本沙漏 又是雪漫的书 却已经不再让我有写评的冲动了~ 但是的确看到一些字的时候还是觉得刺眼 还是觉得心痛 不得已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呼吸着 缓解心脏的疼痛感 我看到一半的时候惠问了我一句 你说现实中会不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啊 我憋了半天 也不知道说什么 会有吗 其实 有的吧 也许没有她们那么惨烈 也许 比她们更病态的 都有 她们的确是可怜的孩子 但是也许 她们都比我幸福的多~
“我不知道你以前受过多少委屈,也不管现在你正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莫醒醒,以后我们永远是一起的。相信我,好吗?”
她的声音在我的耳际响起。那么微弱而又坚定的声音,像种了一颗充满希望的种子在我心上。
以后我们永远是一起的,米砂。我愿意相信。
但是谁可以告诉我,永远它到底有多远呢?

可是 谁能告诉我 永远 到底有多远

静跟我说 她在网吧遇到一个女子 一个很有故事的女子 并没有聊太多的东西 只是直觉般的 静对她说了一句:我把我的幸福借给你吧~ 她的幸福 只不过是指她多余的那个qzone 但是在那个时刻 那个女生大概也会对静心存感激的吧 看了一些那个女生的文字 大概 比雪漫的小说更疼痛的故事 同样的生离死别 发生在现实中 残忍的多~

手机的事情 让我头疼良久~~

仙剑 某人果然很爽的打到扬州~ 我很爽的看到一堆新的妖怪和新的招数~

明天冰瑶和竺说要去鼓浪屿 丢下偶们自己爬去玩沙滩~~真是不人道~于是乎偶明天晚上不想一个人呆寝室里也 换句话说是不想 跟那个谁谁 单独呆在寝室里~~唉 有收留偶的人没??????
【 2007/07/05 (Thu) 】 书剧杂感 | TB(0) | CM(4)

简短的说下

手机挂了
于是乎今天过了一整天没有手机的日子 平时也没觉得手机这东西有什么大用处 可是 突然间坏了 还真让我不太适应~ 总是觉得身边少了什么东西似的~

几乎是陪着ma打了一天的仙剑 不是很难的游戏 但是依旧还是习惯呆在旁边看别人打 似乎这种习惯保持了很久了 打妖怪是件很麻烦的事 依旧这么觉得 不断期望新的招式 新的妖怪 新的人物 然后向着最终的目标出发 以前自己打游戏的时候总是把游戏音乐关了 放自己的歌听 其实都是件蛮爽的事情 话说仙剑 要不是有该死的刘某人 我应该还是蛮愿意去看的

momo最近写小说写的发疯 搞的周围一批人都有点蠢蠢欲动了 连我这个多久不拿笔写小说的人都有那么点想法了 不过都知道自己写出来的故事都悲情的要死 于是乎也就作罢
宝让我帮她想网名来着 说她总是找不到好名字 于是乎一直一直换着 想着当初几个人随便掰掰手指就是一堆笔名的日子 大概真的一去不回了吧~
【 2007/07/04 (Wed) 】 my story | TB(0) | CM(3)

nana & kb

这两个片子 放在一起说 怎么都觉得奇怪

我只不过是刚刚看完了nana 昨天 还没有结局的故事 最后几集的片尾 winter sleep和shodow of love 以及anna的色眼泪 sol我是没去看歌词 ws确实是我最近一直很喜欢的歌 旋律 以及歌词 很冰冷的唱腔 很冰冷的歌 也许几天前的话 看着歌词会哭出来的吧 就算是现在依然感觉的到的心痛 有些东西从我心里头拔出来了 虽然也许没有失去 也许 色眼泪也是的吧 anna难得的慢歌
娜娜说着一些话的时候 很明显的感觉到表面如铁般坚强的女子 其实如此脆弱 一度觉得娜娜自私的 谁能代替谁去决定幸福的定义 自私的把奈奈和nobu绑在一起 对于所有人都没有好处的吧 和ren和yasu 纠结的情愫 有时候不理解 她要的 到底是什么 也许 娜娜始终是跟我不一样的人 所以才没办法理解她的想法 对于把周围的人绑在身边的做法 一直都没有赞同过 其实对于奈奈 幸福怎样都不会是完整的吧 章司也好 nobu也好 takumi也好 都没有办法给奈奈完整的幸福 那么 谁也许的都无所谓了的 很早很早跟ma争过 很坚定的认为nobu才是那个唯一 但现在 也不那么确定了 nobu的话 也许适合更完整的唯一吧 有些东西 也是奈奈没有办法给的~ 他们的命运 走到这里 已经有了太多的残缺 怎样都补不齐的残缺 那么 只好交给大魔王吧~

kill bill 从ayu的startin'开始 就不断接触到 uma穿着黄色的紧身衣 骑着摩托 飞驰而过 有着ayu都拼不过的锐气 这个女子 天生就是这么高贵的 从头到尾都有着我一直没有办法接受的血腥 西方人喜欢的血腥 看得我全身发疼 从头到脚 但是依旧坚持着看完了 也许是被我爸培养出来的吧 对于动作片从骨头里散发出的喜欢 uma为了她的复仇 为了她的女儿 从奇迹般的苏醒开始 就注定伴着血腥 阻我者 死 遇神杀神 遇佛杀佛 带着 她的信念如此如此强 所以早就退出杀手生涯那个人女子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打赢她的 刘玉玲的话(剧中叫什么尾莲 偶忘了~)如果还是那个身负深仇的她 也许可以和uma拼的 只是 她的所有欲望都满足了 亲手解决了仇人 做上了日本帮的第一把手 她最最顶尖的时刻吧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 有些信念慢慢淡了下来 我一直觉得并不是什么技不如人的原因了 uma从一开始就是靠着那种信念 如此强烈的信念 没有人会不倒在她脚下的
话说我觉得这片的音乐也蛮一流 很多音乐配合的很好
真爽 看完kb之后 就是这种感觉~~~
【 2007/07/02 (Mon) 】 书剧杂感 | TB(0) | CM(6)

感谢~

某节思修课把loveppears翻出来听 本来只是为了monocharome的 然后发现 lp实在是张很好的专辑 在把中文歌词和日文歌词都翻过一遍思修却依然没有下课之后 我很无聊的把lp歌词本最后一页ayu手写的歌词抄了一遍~然后无良的丢给ma让她帮我翻译~
于是乎昨天可怜的ma辛苦了一个晚上 当然顺便还把cherish同学抓出来一起翻译 由于ayu的字 咳咳 写的过于卡通 害我抄错了好几个字(???但是貌似其实只有一个而已~) 反正 翻译的过程貌似不那么顺利

例えば何かが起きとも 哪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失うものなどながった頃 也不会有失去东西的那一刻
それが自分の強味だと思っていた 我想这是自己的长处

例えば何かが起きたら 倘若发生了什么事情
守るべきものがある今 现在有了想要守护的东西
そんな自分は明らかに 明显的察觉到 这样的自己
あの頃よりも強いことに気が付いた 比那时更加坚强

话说cherish同学不去帮忙翻译ayu或者是爱的新单歌词 还真是可惜来着~
最后就是 偶的日语输入法修好了 终于打出汉字来了 感动死偶了 哦也~
【 2007/07/01 (Sun) 】 书剧杂感 | TB(0) | CM(2)
プロフィール

DD

Author:DD

访问统计
留言板
Tree-Archives
Tree-Comment
検索フォーム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