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YRINTH

いつもと違う町 いつもと違う夜 ふと変われそうな気がした
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五月的最后一天

今天收到了一堆无聊的短信 因为又是月末 而且 明天是六一儿童节 话说这个节日我老早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了
今天满满的课 或者说 这一个星期都是这样满满的过来的 挺累 所以也都没有去晨读 这个学期的最后一节体育课 微经 会计 就这样被我混啊混的混过来了 最近感情太泛滥还是怎么着 居然对那些课有那么一点点的舍不得 大学就是这样的 老师一学期一学期的换 刚刚才适应了这个老师的速度 又马上面临离开 然后在下一个学期继续适应另外一个老师的步调 明天的微积分 也是大兴爷爷最后一堂的课了 关于这个老头 他始终是我们班最得好评的老师 教了我们一年的微积分 尽管我不算很喜欢数学 但是对于我这个数学白痴来讲 这个老头教的不是一般的好了的说
今天mo摔了一跤 很重 鲜血直流 我在看完她上药之后 整个膝盖也开始发麻

然后的聊天 让心一下子又冰凉起来

什么是对 什么是错 不要问我 我也不知道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力量给你些什么

我不是从前那个能够坚信别人的人了

五一之后的我 很多想法 根深蒂固的想法全部改变了

很抱歉 什么事情都不能为你做

你的难过我懂

我的难过又有谁懂

有些执念 我们都没有放弃

这样不就好了

现实一直不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美满

你也说后悔过去

那现在还在执著着那些不美满只能继续让自己后悔吧

为什么不能只看到那些好的地方

那些不好的事情就不能当作没发生过一样让它pass by吗

我鸵鸟着

我逃避着

至少这样我可以少难过一点

我不难过了才有气力来安慰你

五月又过去了

然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人生中有一堆的四年 然后会很快很快过去了

你说永远 我们永远不会变

但是我不相信永远了

所以我们只能珍惜好现在了

所以我们没时间陪彼此难过了

能不能快点好起来 然后我们继续快乐的四年

也许以后回忆起来 不会那么沉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07/05/31 (Thu) 】 my story | TB(0) | CM(4)

罪过阿我

中午的第二轮选课 果然这个学校贱到无敌了 明明第一轮还可以选的ps 第二轮的时候就说不允许商学院的学生选了 于是乎ma和mo很无奈的 陪着偶报了c语言 嗯 挺难的 据说 不过好歹好歹 大家都选上课了 害得我中午出了一身冷汗 中午去开会走到半路的时候 惠还问我 你的手好冰阿 偶说 废话 全被你们给吓出来的~
啊 说到中午的开会 因为选课的关系 我们紧慢还是迟到了 于是穿着pinkpink的某位传说中的老师用他那无比拖曳的语速 说了一堆气死人的话 ma极度不爽的坐在位子上死骂那个老师 估计过会儿他一转身得打n个喷嚏 哼哼 打死了最好~
那场雨 原以为 这么久之后 没什么影响了 可是 今天 就在军事理论课上 我一如往常的军事课 很自然的翻开ma的日语书 然后 在一边的惠 发现了无比惊人的事实 嗯 ma的日语书 因为上次的雨 居然~居然发霉了~ 啊 那一刻 我死的心都有了~本来说把某人的笔记弄湿已经让偶够郁闷的了 现在 连书也~~~唉 我真是个罪人~
ma啊 为了补偿你呢 你现在叫我做什么事偶都心甘情愿啊 只要在偶能力范围内哈 叫偶帮你拖你家乌龟回来那是没可能的哈 要拖偶找把p拎回来了的说~ 能力范围啊 注意 能力范围~

接下来有一堆bt的考试 计算机 微积分 军事 管理 天
苦尽甘来这话是对的 小学期看样子蛮轻松呢 能够尽情的看片以及疯玩的说~
【 2007/05/30 (Wed) 】 my story | TB(0) | CM(6)

选修课~学校好过分阿

早上 选课结果终于出来了

来这个学校第一次去报选修课的说 本来都还蛮兴奋的 ma和mo以及snow为了以防万一选了两门公选 因为都是无敌热门的课 于是大家本来都以为 能选上一门就不错了的 没想到的是 所有人 两门公选 全中 倒死偶了 然后偶说 你们下次去厦门的时候给我买彩票去 一个中午都在那边抉择到底要去哪一门课好
然后下午回到寝 刚把电脑开起来 就看到ma在群上的留言 以及方老师在班群上的通知 然后就觉得 这个学校真是tmd贱阿
明明把选修课的时间全部安排在周二周四 居然又把英语听说也安排在周四下午 这不明摆着让我们有一堆选修课不能选吗 我死了心的就是想学c语言 tmd你拿我怎样 气死了都 绝对的标准的 犯贱~
ma和mo他们选上了的两门课 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之间就全部没有掉了 去找黄和方老师 两位居然又都不在线 天知道学校搞什么鬼
这个学校做的一些叉叉事情真的是让我很难接受 寒假没放满一个月就拉倒了 居然暑假可以短到5个星期 这跟高三的暑假有什么区别 去死啦 死学校

今天下午 突然的变天 pig的信 305的一堆虫子 虹和洋的一堆尖叫

然后我果然在ma那里再次抽到了大大的凶


======================================
我们寝室现在居然已经在商量罢课事宜了~ 天知道我现在多么想翘掉该死的英语听说 明明就是无聊要死的课 为了就这么个破课还要我放弃想学那么就的c++ 打死我都绝对不可能 ma和mo的课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mo说可能是在调整吧 不过谁知道呢 这个学校干出在那个什么的事情来我现在都觉得是很正常的了已经~
【 2007/05/29 (Tue) 】 my story | TB(0) | CM(3)

mero mero

mero变色了 很可爱的变成了粉红色 mo和ma不爽了半天 明明粉红色不应该是我家mero的颜色的说 不过啊 毕竟人家叫yamapink的嘛
mo很恐怖的今天居然拣到了25颗mero种子 这个~~这女人完全是无敌来得 明明中午才第一次拣到种子 之后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连续连续的拣到n颗居然连sakura这种东西都拣到了 传说中n难拣的种子也
貌似在我这里拣到的是水仙花啊~~唉唉 可是人家想要蜗牛也~~

天气越来越热了 我们今天终于摆脱了烦人的体育老师 哦也 吼吼吼吼 开心死偶拉
啊 今天就让我流水帐一下吧
【 2007/05/28 (Mon) 】 书剧杂感 | TB(0) | CM(1)

最后的倒计时

突然一下子紧张起来 因为看到了这个词 习惯性的心就悬了那么一下下 高考的倒计时快要跨入倒数十天了
一年前的我 反而没什么高考快来了的感觉 一直是晃晃荡荡的冲向那道坎的 义无反顾 现在想起来自然是不会对那段时间的状态感到满意 但是也知道如果是现在的我恐怕连本二的成绩都没有办法考出来 现在 根本就没有读书的状态了已经 我的朋友里也有很多人选择了复读这条路 很辛苦 真的 要有好多好多勇气 才撑的下来的 我一直自认 不是个有勇气的家伙
可是静去复读了 说她要考厦门 龙也去复读了 说他要考福州 复读了 在这个决定之后没有和任何人联系过 并且勇敢的插班到了现在的高三界 和比自己小一岁的孩子们坐在同样宽敞明亮的教室里 但是心中的阴影又有多少人看得到 萍去了泉州 依旧她的美术 靖似乎还在二中 也是插班 姚复读 以在我看起来很高的580分 固执着她的大学梦
我能说什么 一年后的我再也不是一年前那个干劲满满的我了 发呆症越来越有恶化的趋势 延伸到课堂以外的地方 甚至逛街的时候 都可以莫名其妙的发起呆来 来回的在宿舍和教学楼之间无奈的爬行 丧失了最原始的坚持的我 没有资格向你们说出任何一个字 他们的坚持 他们的努力 换来的 将是一片灿烂 若不然 谁也不会再相信上帝是公平的了 他们所付出的 一定可以得到相同的回报的
有着那场无比恐怖的瓢泼大雨的那个星期三 微积分课上很突然的接到静的电话 她说她回三明拿东西 然后立马又要回去的 可是为什么是在该死的微积分课呢 我说等下我下课就给你打电话过去 她无奈半响 说她手机停机了 现在用公共电话还在路边呢 你去哪里打给我啊 不过还是很无奈的挂了机 我第一次后悔为什么微积分课我要坐在第一排 连一句你最近还好吗都没有说出口 她说她等下若是还有空再给我挂过来好了 于是我怕错过她的电话就是在军事课回寝的路上也一直把手机拿在手上 于是乎 那场雨 来得真是时候 手机进了水之后根本不能用 我也只能一个劲的希望说静啊 千万不要在我手机关机的时候打过来啊 我不知道上帝有没有听到我的祈祷 反正她再也没有了消息
然后 高考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的越来越近
一定会有个圆满的结局的 到了这个时候 远在漳州这个破地方的我 会一直一直 为你们祈祷的 那些暗即将过去 阳光 正在努力的散发出它的力量
【 2007/05/27 (Sun) 】 my story | TB(0) | CM(2)

原来睡觉也可以这么累啊

疯狂的我们一时心血来潮 突然决定昨晚上三个人挤一张床 话说 这放在我家来讲本来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曾经也不是没有过三更半夜爬到老爹老娘床上蹭的事情 只是 家里的床 是2.0的宽度 而学校的床~~根本就只有1.2米宽 但是很强悍的 我们依旧把我们自己塞进去了 只是 完全无法动弹而已~
我很艰难的翻了几次身之后 发现自己的手完全僵掉了 然后mo很郁闷的爬了起来 义无反顾的跑到思床上睡去了~额 于是乎很神奇的 又变成我跟ma两个人睡了 然后无可避免的又起来打蚊子了~~~嗯 算 我习惯了~而且早晨醒来后的聊天 今天估计是最畸形的一次 聊的东西 居然围绕蚊子 老鼠和蟑螂展开 靠靠靠 变态啊 迷迷糊糊的再一次醒来 发现mo已经起来了 然后继续召唤她咱三人一起睡吧~
完全是我错误的决定 当时就不应该赖床的说~啊啊啊啊啊啊 后悔拉后悔拉 某两个女人变态的一面完全爆发
算了 那个事情 我忘记了 啊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oh yeah~~~
两位爽完之后就下去了 我累得根本没力气动了 然后趴在床上居然不知不觉又睡过去掉 等mo再次回来都已经12点多了的说 天~
若说这一晚上睡的最爽的还是只有最后某两只爬走之后 我一个人扒着床睡的那一个小时 总结出来 跟这两个家伙睡觉 累死的是偶自己~~~还是自己一个人睡畅快~
【 2007/05/26 (Sat) 】 my story | TB(0) | CM(4)

宿命~

昨天的日志打了这个题目之后就一直没有下笔 满脑子充斥着这个词 却不知道怎么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 宿命 实在是太过于复杂的东西
一直知道自己不是个坚定的唯物论者 一直相信冥冥中有些超越于人类之上的东西 无形的牵引着 所有人 无法逃开 其实很多人觉得宿命这个词很消极 但是其实不是这样的 就是因为知道命中注定会有那些什么东西是你应得的 所以才要去努力啊 有些东西上帝一直是想要给你的 可是看到你这么不努力 这么自甘堕落 所以嗖一下把想要给你的东西全部收回了~
得不到的时候依旧会难过 就像健即使回去了 也依旧改变不了一些事情 双方戏剧性的错过 很残忍 也知道 这就是所谓的宿命 明白 我都知道 有些事情再怎样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就像自己也很想多给自己一些勇气 很多事情一时冲动 说起来很兴奋 很有干劲 可是一拖再拖之后 有些想法沉淀下来 然后自己也就没有勇气去做出所谓的改变了 安于现状 像蜗牛一样缩在自己的壳中 不愿出来 kenzo多么勇敢 他还是跨出了那一步 但是依旧什么也没有成功 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又能怎样 宿命 依旧比我强大很多
最近接触了太多有关宿命的东西 比如求婚 比如scrap heaven 比如誓鸟
再比如 我们之间 我曾经觉得ma和mo是理所当然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她们之间有很多东西像得可怕 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会插一脚进去 我觉得我的圈子 应该就是像高中时候的那些孩子们一样 彼此之间没有很深很深的东西 但是却在时间的打磨下大家自然形成的一种默契 就像现在和同寝的冰瑶及惠一样 可是很奇怪的是 我们就是这样相遇并且成为彼此生命中再也抹不去的存在 所以其实这也是种宿命吧

在看scrap heaven的时候 突然冒出来的问题 ma 你觉得什么样的女子抽烟你可以接受 当时看着镜头里那个市井女子叼着的烟 突然想起来 佳居然开始抽烟了 很辗转得来的消息 却让我吃惊半天 那个在我印象中如此清高自负的女子 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时间可以改变人太多 还是本身就存在于她骨子里浑然的叛逆 大概就是太过不食人间烟火 才能够不在乎世俗眼光 一样出入pub 一样抽烟喝酒 一样纸醉金迷 然而一身傲骨 却依旧可以不屑那些尘世的污染
但愿如此 但愿 她依旧是最初的那个她
令我唯一相信 即使是宿命 也怎样无法操控的女子
【 2007/05/26 (Sat) 】 书剧杂感 | TB(0) | CM(1)

heroes.to be continued

终于 heroes的第一季完结了 美剧看到现在 这其实是第一部让我落泪的剧吧 我觉得美剧一般以逻辑见长 其实heroes也不例外的 一堆错综复杂的谜团 然后一个一个解开 所以 看美剧 常常觉得会累 于是就没有办法继续跟下去了 被我看到一半就仍在那里的美剧数不胜数 heroes 算是很难得的坚持下来了
一开始看这部剧 不过是觉得好玩 都是一堆有超能力的人 看到一半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迷茫过 这部片子 到底要想表达什么样的东西 那些暗的未来 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save the world 有人都这么希望着 比如hiro 比如peter
protect my family 有人这么希望 比如Noah 比如Parkman
整部剧 用了太多人的视角去阐述 有时候让我觉得有点混乱 毕竟每个人做每一件事都是有他足够的理由的 即使是sylar 他也不是不想改邪归正的 他也一度希望做回平民般的人物 不再杀戮 只是 现实 人性的软弱和自私 没有允许他这样做 大概也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吧 就算是他 也同样有他的理由和底线 没有人是纯粹的坏人 没有人~
peter 其实是最灵魂的人物了吧 他可以吸收所有异能 化为己有 并且不用像sylar一样 以别人的死亡作为代价 可是 最后的核爆却又是因为peter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能力 peter拥有的 是最强大的力量 他的心中有爱 他可以接受和包容所有人和所有事 关于nathan 以牺牲自己为代价 保全所有人 不得不说 nathan这个人 从一开始 到最后都不是个很讨喜的角色 太过于现实主义的一个人了 对linderman的服从 对于权力的野心 对于亲情的漠然 但是 最让我想不到的是 在最后 却是他站了出来 改变了所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他也是个hero吧
关于我最喜欢的Claire 她的大部分戏份在于前面半部 后面的她 或者说关于那些改变未来的事 根本无能为力了 她很幸运 她的bannet爸爸对她实在是太好了 为了她背板组织 为了她以身犯险 比她的那个亲身父亲好的多 他们父女间的情谊 就算有过怀疑 有过不信任 有过背叛 但到最后 依然是彼此唯一信任和依靠的对象 只要得到一句“I get a plan” Claire就可以安心下来 她失去了很多 她的朋友 她平静的人生 但是依然也得到了很多 至少 有家人在身边 对着她说 我们回家吧
执著的hiro 为了彼此可以不顾一切的niki一家 为了妻儿的parkman 以及可爱的Molly等等 他们全是hero

人性 在这里 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

=============分割啊 分割~==========================
本来想下孝利JJ的视频的 然后附带了李秀英的视频~很早就知道这个人 在听明成皇后的片尾曲时就一直觉得那首歌不错来着 后来黄让我帮忙下这首歌 我也顺便听了她的Grace 不错是不错 声音 以及曲子 不过因为她是韩国艺人的关系一直没有深追下去 那个视频 她一个人很安静的站在舞台上唱歌 不同于一般韩国艺人在舞台上的活蹦乱跳 她也不是很漂亮 真的就只是纯粹的唱歌而已 很温柔的歌 很坚定的表情 很难得在韩国艺人中找出这样唱歌的人 于是就觉得 这人还真不错的说 她知名度我也不知道如何 唱过FF X的韩文主题曲 而且居然让我觉得比日文版的还好听些~
奇怪的是 为什么我觉得不错的韩国女艺人都姓李来着~~~
【 2007/05/23 (Wed) 】 书剧杂感 | TB(0) | CM(1)

终于的日志

在n日登不上fc2 害我差点想换bo的时候 momo居然又告诉我网络好了~真是奇怪的网络线 难不成炸山的时候给震坏了???
好吧 反正也好了的说

关于最近几天 有很多想法 但是懒得再打一遍了 有些情绪过去了 就没有再写下来的心情了 的确是这样 所以任何事情想的时候就要说出来 没必要闷在心里的
那么今天 依然去了晨读 懒得爬五楼 所以随便找了间教室进去坐着了 教室里都不是我们班的孩子 也不同于我们班级晨读时的安静 教室里是一片读书声的说 然后就感到很惭愧 即使是大学依然还是有很多人在努力勤奋的读书的 当初来大学的时候也是信誓旦旦的跟父母保证会乖乖念书乖乖考试的 可是现在~唉 我会叫静要乖乖读书 可是自己又做到了多少 什么事情都不去努力 碰到困难就想要放弃 对这样的自己很失望 其实什么都知道 但也不想说再对自己下什么目标 因为那些东西我都是做不到的 最近朋友们似乎也不太好 pig难得写了一堆文艺的东西 难过了吧 所以才会写下那些的 宝上次打电话的时候依然元气满满 只是她对自己的生活也不是很满意 她说宁愿回到过去 那些有一堆事情的日子 虽然很累 但至少不是麻木的活着 我说 其实 我也是的 提不起劲 对任何事情 对任何事情都不想在乎太多 但是也没有因此觉得轻松一些 现在完全是别人说一句 我动一下 牵线木偶似的
但是至少还有能力写东西的 至少至少 比起那些什么字都写不出来的日子已经要好很多了 写字对于我来说 变成一种发泄 为了证明自己还有思想一般 为了证明自己还存在这个世界上

还算是快乐的吧 也许 至少不算难过 还会笑 还会哭 还在这里 一直都在~
【 2007/05/22 (Tue) 】 my story | TB(0) | CM(3)

ayu新单

エビちゃん&坂口、共演4年目で息ぴったり キウイをPR
俳優の坂口憲二(31)と人気モデルの蛯原友里(27)が17日、都内でイメージキャラクターを務めるゼスプリ・ゴールドキウイの新CM発表会見を行った。2人の共演は4年目を迎えるとあって、息もぴったり。坂口は「甘くておいしいだけでなく、健康にもいい」、エビちゃんも「ミネラル、ビタミンCが豊富で日焼けにいいし、食物繊維も多いんですよ」とPRした。
CMソングは浜崎あゆみの新曲「glitter」(7月18日発売)。今月19日から放送開始

哦也 偶家亲爱的ayu终于要发新单拉 偶幸福死拉 哈哈哈哈 等了一年的单曲也 不过为什么又是蛯原友里的cm曲呢 人家好想看ayu出演阿 唉唉 现在希望新单是华丽丽的3A或者4A吧 酱紫偶就爽翻拉 哈哈 哈哈哈哈哈
【 2007/05/17 (Thu) 】 书剧杂感 | TB(0) | CM(6)

电话

中午睡觉的时候梦到欣了 然后让我无比的想她 所以下午的时候郁闷了好久 让我最意外的是 晚上刚回到寝室的时候欣就给我挂了个电话的说 吼吼 我们之间的默契啊 欣说这个星期想来厦门看我的说 于是乎我们研究了半天火车时刻表 居然发现 根本就没有能够来厦门的时间是比较恰当的 气死我了 难得欣这么勤劳的想跑来厦门咧 我还可以继续跟她挤一个床 然后两个人抱着对方睡觉 我异常怀念那些我跟欣和文在一起的日子 尽管这些是在我生命里屈指可数的 我们一起啃西瓜看鬼故事 我们一起熬夜然后集体睡到早上12点 一起在阳台玩吹泡泡 梳同样的头发穿同样的衣服 一切的一切 我居然都记得 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记性原来这么好 一个小时的时间根本不够聊的不是 可是为什么我们的时间总是被错开来 就算是暑假 也许都不能见面 简直是没天理 不过宝一直说有些感情是和空间时间无关的 我想我们之间就是这样的

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电话日来得 欣的电话刚放下不久 黄就打过来了 我转专业的事大概真是把她吓得不轻 她也说最近一直忙着一堆论文 难得轻闲下来了才给我打电话的 交流了最近的生活状态 我和她其实也是很奇妙的 开始的时候都对彼此不爽过的 常常讲着讲着两个人会争得面红耳赤完全不让对方的 我们所有的缺点对于彼此都是可以毫不吝啬的指出来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分开来后常常不习惯 再也没有人会在我身边指指点点的了 很多做错的事情也都没有能够及时的纠正过来 上课走神也没人提醒我 也不会有人跟我讨论关于世界是客观物质的还是主观精神等等深奥且现在感觉非常无聊的政治问题了 现在被我曾经称为万能的老黄在大学里头也有她的无奈了啊 很多东西都跟从前不同了忙得我们手忙脚乱

一切都是缘分吧 我觉得 和所有人的相遇 彼此互相搀扶才能走完这么长的一大段路的
【 2007/05/15 (Tue) 】 my story | TB(0) | CM(3)

其实偶也不知道要写什么~



今天晨读了也 可惜因为破手机的闹铃又不响导致偶们起迟拉 所以只好买了早饭带去教室吃~其实偶一直觉得晨读是件好事来得 偶会因为晨读早早睡觉早早起床 啊 多么正常的生活啊 但是其实这种正常在大学里头是非常难得的
依旧十一节课 超变态的星期一 特别是电脑课 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根本就不知道要干什么 学校的电脑配置虽然比偶家电脑还好 但是开网页的速度巨慢 谁见过半个小时还打不开一张AC的贴 受不了~
昨天把ma叫下来看了爆笑的东西 ayu在04-05的跨年 ayu在唱trauma的时候忘词拉 最搞笑的是 忘了词的ayu一边高歌“歌词忘记拉” 以及 “zenzen waga na i”接着ayu继续在地上打滚去拉 偶居然在youtube上看到有人把这个视频截了上去 太搞笑了~
【 2007/05/14 (Mon) 】 my story | TB(0) | CM(2)

今天

昨晚 哦不 是今天早上两点多才睡下去滴 于是乎顺理成章的我又赖床了 拜托 我从来都说偶要早起来着 偶哪次实践过~~ 信偶的人 智商 那个真是令偶怀疑呀~一直一直蹭到十二点才起床 尽管不是在自己床上 还是睡得蛮happy 爽死啦
下午去了趣味运动会来着 嗯 真tmd热 热死人了 有伞都是没有用的 回来就被晒了一圈 冰瑶的那个毽球拿了第五也~估计是偶们班最好的成绩了吧 偶们倒是很理所当然的拿了第一~当然 倒数的 挺好 不用参加复赛 之后在南区食堂蹭到太阳快下山了 聊天还是很愉快的 尽管偶也不记得偶们瞎扯了什么东西 不管是冰瑶 惠还是亲爱的两只 越来越爱大家啦 哈哈哈
去了北区外面的我们 偶倒是意外的看到了轻音乐的封面居然是ayu的07tour 高兴滴砸了十块钱 翻着看的时候差点哭掉了 一直没敢去ac上面看ayu在上海的repo 就是怕看到大家写的东西会哭出来 可是忍不住看轻音乐的时候还是那种感觉冒了出来 ayu依旧是我的ayu 在上海大舞台上加油的唱着 努力的奋斗着 淋漓尽致的演出 我看着那些文字都可以想像得到当时演唱会上的情景 那些片断般的在我脑海中出现的画面 以及文婷从现场打回来的电话 surreal 我几乎完整的听到了ayu的演唱 我依旧记得第一次看到surreal的mv时候 那个一席白衣的ayu站在山顶跺着脚唱着的那段 这首歌大概是唯一一首不是因为live而是因为mv喜欢上的歌吧
~~有点跑题~话说在北区外面饱餐一顿的我们又是大包小包的回来了 尽管ma因为该死的拉肚子先跑了回来 尽管mo也因为不放心ma被我先踢了回去 最后只剩下偶和惠拖着缓慢的步子慢慢悠悠的晃回来 回来的时候看到树立在偶们园区外面近一年的小山丘要被挖掉了 非常的不爽
回来之后和惠看片看到一半 某只在群上发了个测试性格的帖子 我是助人型的 吼吼 话说偶是多么伟大哈 当然 最扯的是话题不知道怎么转啊转的就变成两只有虐人症倾向的家伙强迫偶穿了和服 并且还被拍了照片 唉 偶滴一世英名 就毁在这帮狐朋狗友的手里拉

终于看了求婚的第四集 依旧老套的回到过去 不过意外的是翻译组把桑田叔叔的歌词给翻译出来拉 我看着歌词的时候突然明白了这部剧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妖精存在的 更不用说让你一次次的回去改变过去曾经放下的错误 生命是条无法停止的单行道 只能前进 无法后退 所以没有预演 什么事情到过后后悔是没有用的 要懂得好好珍惜 好好把握 活在当下 并不是简单的讲讲就算的 拿出切切实实的行动 才能够不留下遗憾的吧 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的 就是这样快乐和幸福着的 在大学里的日子 有朋友们的陪伴 在以后回忆起来 大概会有 这是别人所无法理解和拥有的幸福时光呢 这样的感觉吧
【 2007/05/13 (Sun) 】 my story | TB(0) | CM(4)

那些隐藏在人性后的 巨大无比的暗

在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解决掉的一本书 并不是走马观花 因为实在是太顺其自然的感觉了 所有所有的细节都只是些很平常的东西 只是串到结尾的时候让人觉得有点难过而已
这个有些暗的故事让我想起了另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 那个初三毕业的晚上 在毕业晚会之后 在我转身离开的五个小时之内 发生的一场倾诉 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然后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瞎郁闷了蛮久 大概宝遇上什么事情我觉得都是有些理所当然的吧 包括自杀 包括那些陌生人在凌晨三点的诉说 包括一堆一堆可以发生在电视电影以及小说里的事 一路走过来我一直觉得理所当然 今天看书的时候一下子想起来了那天下午她在电话里跟我讲这件事情的时候 她当时的语气绝望的令人心痛 我也不记得我自己说了什么 无非是些苍白无力的安慰人的话 大概强奸这种事情对我而言 实在是个太遥远的东西
如果就这本书而言 现在看起来已经不那么能够刺痛我了 尽管有一点点的难过 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吧 无奈的要命 明明知道是错的却一味的必须走下去 我们乞求着小小的幸福 为了这些幸福放弃了很多 我们以为我们失去了的都是不重要的 失去了才能得到 我们如此努力的说服自己 可是真正失去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那些失去了的东西才正是我们所要的幸福 ayu也曾经这么讲过的 在duty里“人人都在寻觅都在渴望的 那件东西应该就在未来的某处 我和每一个人都如此深信不疑 哪想得到它居然是在过去里 究竟有多少人能够注意到” 可是人就是这样一种私心贪婪的动物 不断不断要求着 获取着 永不满足 何永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吧 他尽管心里依旧可以爱着夏 在另一方面 也同样宠溺着满 他和他生命里的那两个女子怎样看都是没有办法获得所谓的完整和唯一的 夏自然是不用说 她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最悲惨的结局 贞节这种东西无论在哪个年代都是女子无法丧失掉的东西 尽管现在的社会冠冕堂皇的说着男女平等之类的 然而满一直以为自己是幸福的 她从来都以为自己是一个唯一 她单纯的希望着自己的幸福 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才是最幸福的 但那种幸福毫无疑问被强烈的悲伤所笼罩着不是 最后 那个男子 我不知道能不能算他错 他也不过只是想好好爱个人 他也只是想拥有自己平凡卑微的幸福而已 伤害一直也不是他愿意做的事 但是他仍然说了那句话:“抱歉 你只是个妓女”

在打这篇日志的时候 我不断放着ayu在05跨年时候唱的to be 我突然理解为什么ma可以对这首歌爱的那么疯狂 为什么ayu没在a best里收poker face 没有收you 却收了这首to be 为什么一直到05年 她依旧可以用这样的眼神唱着to be 就是连surreal 在一次又一次的演唱中 ayu都再也没有办法用01年dome时唱surreal的心情唱出来了
就算是再大的暗 都是可以冲过去的 就像斌和满一样 再夏逝去之后 牵着希希的手 告诉着他 这个是天上的母亲 你的母亲 在天堂里呢 最干净最纯洁的人才能住到天堂里去的 所以 你的母亲 是世界上最纯净的女子

再巨大的暗 冲过去了 也是一片光明的
【 2007/05/12 (Sat) 】 书剧杂感 | TB(0) | CM(3)

奇怪的世界

学校要开趣味运动会来着 然后莫名其妙选了个背靠背 所谓的一男一女背靠着背将气球从起点向终点传送 嗯 之后 冰瑶把名单给了我 然后我就郁闷掉了 你有见过亚平姐姐和姚明同学玩这个游戏吗 对了 就是这种感觉 本来想叫媚她们换的 唉~结果~ 只能说 这是个奇怪的巧合~
我也忘了一开始是谁想出的点子 说咱三个要买同款姊妹装的来着 然后这件事情一直拖到现在~我是看中还蛮多件的话说 问题在于我们几个 咳咳~差距实在蛮大~有我的码一般没有另外两只的码 有她们的码一般就没有我的码 唉唉 罪孽啊 这世界真是奇怪来得 我至今没想通 我们是怎么混到一块去的
还有 恭喜我吧 貌似疲倦期结束了的说 虽然还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但是已经是很难得了 所以还是有你们在身边的好吧
ayu的歌依旧能给我很大的力量的 我突然这么觉得 还是像刚开始那样 等ayu的新单出来的时候 我肯定又会变回那个对什么都能充满希望的孩子吧 ayuayuayu 快发碟吧
【 2007/05/11 (Fri) 】 my story | TB(0) | CM(2)

冗长,冗长

中午睡觉的时候做了个超长的梦 若不是惠把我叫起来说不定我还会继续做下去 算不上是个很好的梦 虽然也不是个十分令人恐惧的梦 梦里出现了很多人 我爸 我妈 欣 姑妈 等等 只是很累 这样一个冗长的梦 起床的时候就和惠说了 惠说大概日有所思吧 我想也是的 想太多了 家里的事情
到了这里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家过 不想理他们 谁对谁错都不干我的事了~ 五一对我来说大概也是个冗长的节日了 现在想来 不过还好据说以后要取消了 该怎样怎样吧 我也没太多想法 我只是知道我现在没气力了 去思考那些该死的问题
生活依然在继续 我依然要把我该做的事做了 包括学习和该看的片子 生活的步调怎样我都必须跟上 我已经在很努力了 但愿这次的疲倦期不会太长吧
很晚了 就这些吧 我不想连日志都长得让人烦躁
【 2007/05/09 (Wed) 】 my story | TB(0) | CM(1)

我什么也不知道

有些东西我还是没有办法无比坚信的 我以为我能够相信的 我以为还是有永远的 但是未来的事情有多少能够确定的 我不知道了 宝也告诉我 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小段路的 真正的人生只能自己经历过来的
有时候觉得自己过于依赖身边的人了 所以时不时的定期把自己跟周围的人隔离开来 至少在心境上是如此 不用靠的这么近 也许能够少依赖你们一点吧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的独立起来 能够勇敢的自己一个人走下去的 也许下一个拐角的地方大家就要分开了的 然后就又是只有我一个人了 然后再遇见新的人 收集新的回忆 错过什么 忘记什么 遗憾什么 在新的生活里都不重要了 人就是这样麻木起来的
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但是世界就是这样的 没有人可以改变 我也曾经以为我可以的 但是走到现在只是觉得那一切的努力不过是徒劳而已
但是此刻还是能够在一起的 一起生活 一起欢笑 一起闹 也许这样就足够了吧
想要永远当孩子还是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吧 世界上是否还有永远这个东西呢 以为永远也不会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但是那些永远永远也经不起时光 磨啊磨的 什么都没了
走得很累 偶尔麻木一下是否允许
也许不久之后那个对什么事情充满希望的我还是会回来的
只是现在没有办法做到
无能为力 即使是改变现在的状态都觉得有心无力


我喜欢的依旧还是那个善良的山下 请不要改变 坚持下去吧
【 2007/05/09 (Wed) 】 my story | TB(0) | CM(3)

只是累了

从三明坐火车到厦门 短短一夜 辗转反侧 无法入眠 好不容易睡去 又于深夜惊醒 回家一趟 其实好累

拖着行李到处逛荡 漫无目的 手上一本夏至未至 至死翻不到头的感觉 不敢去触碰的结局 其实好累

追逐过去 追逐回忆 一心的想要牵绊住所有 贪心的什么都要想要 过去 现在 和未来 那份倔强 其实好累

学习学习 惊觉明天还要小测 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准备 逼着自己看书 答应了父母的事 兑现承诺 其实好累

拖着一大箱行李 越过海洋 穿过北区 草地 过道 搬上三楼 手和脚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其实好累

整理衣服 整理书桌 整理完自己那片不足3平的空间 还要洗澡洗衣 其实好累

心里背着些不好的事情 对于很多事情开始失望 但是也并不觉得意外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只是没有最初的那份沸腾想去改变什么了 要自己给自己创造一个世界 其实 好累

想起三毛写过的三篇迷航 有些明白她的想法 不过相比起她来说我还是幸运的 毕竟所有人都还在我身边

想起自己高一时候狠狠刻在脑中过的句子:开始的开始 我们一起唱歌 最后的最后 我一个人在走

想不起任何事情能够提起我的兴趣 兴致缺缺 这个世界再妖娆也不是我的世界

我并不难过 也不心痛 只是累了倦了

没有不甘 也不是迷茫 不再是找不到路

连自己都丢了 去哪里找路呢
【 2007/05/07 (Mon) 】 my story | TB(0) | CM(2)

我的 tomorrow's way

いまを壊してしまいたい 想去打破现状
いまにすがりついていたい 但又想继续默守下去
自分のことはわからない 连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やり直せるはずないよ 没有第二次的人生
知らない街に隠れてみても 我隠藏在这陌生的街道上
窓越しにただ今を想う 但仍然充满著疑问

逃げ出したい衝動から 想从幼稚的怂恿中逃脱出来
逃げ出すまでの口実に迷う 想从耽溺於在藉口中的一切逃脱出来 好迷茫呢

ちぎれた記憶を辿れば 如果我跟随著记忆中的碎片
あの頃にだって戻れる 那就可以回到最初
いつかの少年みたいに 就像那个少年一样

叶える為 生まれてきたの 生存就是要令梦想实现
幼き日々に描いた宇宙 年幼时在描绘著梦想的宇宙
I’m a baby 泣きたくもなる I'm a baby 虽然想哭出来
手に入れるための 但如果我必须受些痛苦
傷みなら so good 才能获得想要的话 so good

生きることが戦いなら 如果生存本身就是一场战争
勝ち負けも仕方がないこと 我能战胜或是战败
そんな事くらいわかっているよ 我知道了这样的事情

泣きだしたい衝撃から 这些事情令我想要哭出来
走り出した明日へと鼓動が騒ぐ 怂恿著明天鼓动起来

まっすぐに生きてゆきたい 生存在正确的道路上
ただまっすぐに生きていたい 只想一直生存在正确的路上
あの日の少年みたいに 就像那日的少年一样

叶える為 生まれてきたの 生存就是要令梦想实现
幼き日々に感じた呼吸 感觉到幼时遗下的呼吸
I’m a baby 泣きたくもなる i'm a baby 虽然想哭出来
手に入れるための 但如果我必须受些痛苦
傷みなら so good 才能获得想要的 so good

誰かの言葉に つまづきたくない 我不想被其他人的言语所绊倒
惑わされたくない… 我不想再像一个迷茫的小孩

明日もきっと 輝いている 明天一定会发出光辉
幼き日々にもどらなくていい 只要不要再像小孩般活下去就可以了
Tomorrow’s way of my life 怖がりだけど 就算感到害怕
引き返せない道に立ってる 但生活是仍是一条不可回头的单行道

叶える為 生まれてきたの 生存就是要令梦想实现
幼き日々に描いた宇宙 年幼时在描绘著梦想的宇宙
I’m a baby 泣いたりしない I'm a baby 不要再哭泣
手に入れるため 必须受些痛苦
傷みなら so good 才能获得想要的话 so good

如果说现在有什么歌能够写出我现在的想法的话 那么就是这首歌了吧 每一字 每一句 超惊诧 世界上有这么一首歌能把自己的想法阐述的这么透彻 今天在看四的逆流的时候 就一直在放这首歌 放着放着就哭了起来 说白了还是那本书的问题 四什么时候文风搞的这么讽刺了 所有人都是尖锐的生活着 这样的尖锐刺痛旁人刺痛自己 我甚至都能闻的到那条弄堂里的
腐朽 阴暗 和潮湿的气味 如果说夏至未至是从天堂直接跌入地狱的话 那么这本书从头开始就是在地狱中转悠 也不断的在想 如果我是易遥 我是齐铭 我是唐小米 我是任何人 我都不想让这个结局发生的 可惜 我不是任何人 我连自己的事都搅不清楚 我只能窝在床边想着我的未来 靠着自己的残存的气力去一步一步实现它 我以为很难实现的东西 现在却有些触手可及 反而有些恐惧 小心翼翼和彷徨

-有齐铭在易遥还怕什么
-有你们在我还怕什么
【 2007/05/05 (Sat) 】 a song for.. | TB(0) | CM(4)

不想回学校了

其实三明这几天的确是热死人的天气 然后昨天偶家老头硬说要带偶出去玩 好吧好吧 那就出去喽 叫着几家关系不错的 开着破车往所谓的鲤鱼岛出发。。其实说是岛 根本和当时去的悦神山庄没多大差别 我花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泡在哪里 其实就是一直坐在椅子上看了一个下午的夏至未至 老爹老娘丢下我跑去打牌 哎 无聊死偶了。。。晚上虽然早早的上了床 不过生物钟果然还是没有调回来 于是乎睡不着的我躺在床上发着短信外加听歌 掰着指头算算 大后天就要回学校了啊。。真是痛苦 呆在家里的日子太爽了 爽得我完全不想回学校去了 唯一现在让我挂念的果然只有寝室里的那台电脑了

今天早上又是睡到11点。。。我在家里的生活状态呀。。下午倒是去练习了好久没打的乒乓球 已经退化到连发球都不会的地步了 欣和文两只原来在n年前 曾经教过我的 嘿嘿 偶还记得当时偶们仨在个小圆桌上排了一长排的磁带充当网 然后嘿咻嘿咻滴打的不亦乐乎 这么一晃晃啊十年就过去了的说 下午边打乒乓老妈继续数落我 转专业以及烂乒乓技术 不过最终她还是接受了的 无论怎样都好 最终家里还是能够理解我已经觉得挺满足的了 所以说现在更不想回学校了 家里人也好 三明这个小地方也好 都让我觉得依旧很温馨 很多人变了很多事变了 想开了也就无所谓了 毕竟自己也不能坚定的说我这辈子都不会改变 但是再怎样变化 大家都还是朋友不是吗 依然都还是很坚定的在支持着我的

那么这样也就够了
【 2007/05/05 (Sat) 】 my story | TB(0) | CM(2)

十年....

下午在越洋啃掉了一整本书 以及和宝间歇性的聊天 那家伙抱着一本书狂啃 跟几百年没看过中文书似的。。哎 可怜的孩子 那个英语系的确快把她逼疯掉了的。。。
关于《十年》 选这本书首先的理由是因为书名 自从高一时候听到陈某人的那首歌后就一直对这个词有着不一般的感觉 十年是一个分界点 十年前的我们和十年后的我们是否还能够保持同样一份纯真 估计没几个人可以做得到这一点吧 那个时候的我第一次感觉到时间的可怕 第一次觉得自己软弱的无法抵抗任何东西 只有任所谓大潮把自己淹没淹没 淹没到无法找到自我 而第二个原因 也许是因为雪漫姐姐 当初看她的书的时候总是觉得 她的感情是淡淡的 淡到人心痛为止 所以有段时间不想看她的书 常常是连哭都哭不出来的那种感觉 闷得慌心
这本书还是同样的感觉 雪漫姐姐一点都没变 那样的文字 没有结局的结局 一共四个故事 四个不尽相同的故事 四个相象的女生在各自的轨道上重复着城市里的悲哀 爱情 多么令人心碎的东西 开始 结束 再开始 不断周而复始 直到找到对的那个人的时候早已心力交瘁 ma说的 谁都没有错 错的不过是手上的那根线而已 所以才让人难过吧 人总是有感情的动物 毕竟真正那些只追求着名利的人 心底都有最痛的伤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都背负着不愿回想的过往 十年也不过是短短一瞬 十年后的回首 当初的年少痴狂 也不过一笑置之 一切都是捕风 可是我们还是必须去经历 有时候觉得很累 但是如果你们都在我身边的话 我想我还是有勇气走下去的吧 就连pig也告诉我 不管你这么选我都会站在你这里支持你的 宝也是 至少不是抱着绝对反对的态度吧 对我的任性 大家都很好脾气的接受 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确定下来了 心里的那个想法越来越强烈 在看完十年之后 最深的想法就是 还是走自己喜欢的路吧
其实下午和宝宝的聊天 以及晚上和pig的短信 也都让我有了蛮多的想法 她们始终是为了我好 任何的事情都尽量为我多想一些 宝说在大学经历过一些刻骨铭心 将来回过头看 也是好的 pig说你还是要慎重考虑吧 我会支持你的 我们毕竟是三年的铁哥们啊
还是给了很好的建议的 那些朋友们 一直以为不管是谁只要听到我的决定都是会骂得我狗血淋头的 我还是低估了我们之间的友情吧 我还是低估了原来那些朋友的吧 原来这些朋友还是依然这么窝心 让人感动

就算十年以后我会后悔我现在的决定 那么到时候再说吧

p.s:这个写到后面已经完全不是书评的感觉 靠.....
【 2007/05/03 (Thu) 】 书剧杂感 | TB(0) | CM(3)

请给我个理由

我现在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
昨天绝对是不太平的一天 好不容易撑完四节课 其实早上的课一点东西都没有听进去 完全是看着书本发呆 脑中稀里糊涂的塞满了事情 然后 匆忙的回寝室收拾了东西 觉得我什么都不想带回去 于是简单的拎了几样东西走人 30号回家的人多的跟米似的 好不容易挤上船 没想到船开到一半突然下起大雨来了 该死的厦门每逢星期一星期二都会下雨 感觉比诅咒还准 没带伞的我临时在轮渡买了把伞。。超可怜的跟着ma两个人在雨中一前一后的艰难穿行 到了牛排馆的时候几乎已经是没有办法继续走下去的地步了 超狼狈 虽然每次到厦门都是状况频频我已经蛮习惯 不过拖着个大箱子在雨中“散步”的经历还真是挺新鲜 在牛排店里头磨蹭到四点多的两个人总算等到雨停了才敢出来 送ma坐上的士之后自己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打到一辆愿意去火车站的的士 靠 什么道理 机场愿意去反而不愿意去火车站 明明火车站近得多。。。于是乎在八点多坐上火车的我已经累得快要死过去了 前提原因还在于前一夜被某人拎起来打了好久的蚊子。。于是九点还不到就爬上卧铺睡死了 以至于宝在凌晨一点发来的短信 我在三点多被叫醒之后才看到。。。回家一趟真是超级不容易的说

最关键的问题其实还是转专业事宜 回家之后反而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办 尽管父母也一直说着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们也不可能不同意 但是 老妈还是一直的劝着说你别太天真 未来的路你自己肯定不能一个人走下去 不是我们阻止你学你喜欢的东西 但是现实这种东西真的没有这么简单。。其实我都知道 我知道家里不容易 出了我这个麻烦精 从小到大不管是身体还是其他都让家里操尽心 我父母对我比周围人对他们的孩子所倾注的东西实在多得多 我也知道如果真得走日语这条路将来的出路可能会比现在难很多 可是真的不想在继续呆着 学着那个让我学了将近一年还不知道学得是什么的东西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谁给我个理由 告诉我是去是留
上帝啊 你托个梦给我吧 我们好好聊聊啊。。。。

最后 今天躺在摇椅上听着best看四的夏天 手边的一堆零食 如果生活永远停在这一刻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想 那该有多好
【 2007/05/02 (Wed) 】 my story | TB(0) | CM(3)
プロフィール

DD

Author:DD

访问统计
留言板
Tree-Archives
Tree-Comment
検索フォーム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